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19th Dec 2010 | 一般 | (1223 Reads)

Picture 

笑死朕:香港精神病

文:黃洋達


香港終於有自己的風土病。

這種病的病源體,是一個不知從那裡冒出來的詞語:香港精神!

不曉得什麼時候開始,大家終日把「香港精神」四個字掛在口邊,就像強迫症一樣,但凡遇到什麼問題,不論社會或個人、經濟或政治、文化或娛樂,總之什麼都好,總是訴諸「香港精神」。

「香港精神」好像可以解決世上所有問題,申辦亞運要講香港精神,經濟不好又靠香港精神,就業問題又靠香港精神,沖杯奶茶也要講香港精神。

教科書還未刪除魯迅的時候,還有「阿Q精神」可以跟「香港精神」媲美,但現在則是獨尊「香港精神」。

以前醫學不昌明,我們只會說這些人言辭空泛,正如我們在沒有「抑鬱症」的時代,只會說那些人「軟弱」,但我們現在發現了,這些其實都是病,這種病叫「香港精神病」。


「香港精神病」,分三期。

第一期,是終日把「香港精神」四字掛在口邊,但其實不知道這四字所指的是什麼東西。不斷在說著同一個詞語,迷信這個詞語可以解決社會上所有難題,但同時又不知道這詞語怎樣解釋。

這種不斷地講同一句話,卻不知道這句話意思的人,在封建時代,我們會稱之為「鬼上身」,今日香港,卻會稱之為「正能量」。

這是第一期「香港精神病」患者。


第二期病患者,如果被追問關於「香港精神」的定義,他是可以提供答案的。

他的答案包括:「拚搏進取、靈活適應、積極樂觀……」如果他剛好拿著詞典,而你又不阻止他的話,他可以持續答你超過三小時,不斷唸出所有能夠「正面」扯上關係的四字詞。不斷以內容空泛的四字詞,解釋一個內容空泛的四字詞,長期處於這種弔詭狀態的人,就是第二期「香港精神病」患者。 

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話,卻不知道那些說話的內容是什麼。按中國傳統,只有一種職業的人,具有這種才能,就是「問米」,但現在這種技術似乎已經普及了。


第三期「香港精神病」患者,則其實知道自己說話的內容是什麼,偏偏無法把話說白。

他們心底裡明白,其實所謂「香港精神」,就是指在經濟起飛時期,乘著時代變革之便,享受到社會發展成果的一班人,把自己的發達故事,塑造成奮鬥成功的神話。他們明明知道,在社會結構全面改變的今天,往日的因循做法已經行不通,但他們偏偏要強迫下一代,按他們的遊戲規則因循下去,因為這樣才可以保持「排隊」的行列整齊,因為這樣才不致令他們被時代所淘汰。

第三期病患者,多數是年齡較長的既得利益者,他們明明懂得具體解釋「香港精神」的底裡含意,但偏偏無法宣之於口。這種無法具體表達自己想法,思想與話語背馳的病徵,跟思覺失調的病患有點相似,吸食了軟性毒品,都會出現相類徵狀。

(2010/12/19刊於明報「星期日生活」)